那天我问你,永远是有多远?

你笑着对我说,就是很远很远。

我不依,很远很远是多远呢?

你望着我,忘了回答。

  

 当我再一次提笔写下你,我还是没能做到平静地回忆我们之间的故事。我曾强迫自己去忘记你,可却使得记忆越发清晰。是悲,是喜?你来,带来了山花烂漫,你走,留下来满目枯叶。让我在所剩的岁月里,不断的收拾你留下的废墟,再一次又一次的想起你。要我如何才能做到我说的那样,把你当做一个陌生人?

  有人说,和最好的朋友绝交,那种感觉不亚于失恋。不亚于吗?我笑了。对于有些人而言,是有甚于吧。可和所有的失恋一样,总有一个人毫不在乎,总有一个...

© 湛海深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